科幻小说

小说》推荐
飘飘欲仙(狼太郎)
作者: 狼太郎
我回过头,看到一张尚称得上清秀的脸蛋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,我愣了一下,怎么感觉这女生有点眼熟啊?计筱竹已经笑着说:“我们这里招服务员也招领班,请问你有过工作经验吗?” 女生看了计筱竹一眼,似乎为她的绝色美貌怔了一下,才淡淡地说:“我叫成雪,曾经在一家叫百花居的高级娱乐会所做过服务员。” 成雪?我想起来了,这不就是我花钱强行要她给我口交的那个百花居女服务员吗? 我的心怦怦乱跳起来,不过还好,计筱竹她们根本就不知道
星际拾荒集团
作者: 九指仙尊
记者:“陈卫先生,请问您的职业是什么?” 陈卫:“拾荒者!俗称拾破烂的!” 记者:“……” 记者:“陈卫先生,您名下的星宇资源回收再处理集团据估计资产达两万亿美元之多,不少人都认为您这个世界第一富的称号实至名归,不知道对此您怎么认为呢?” 陈卫:“其实,我真的很穷!” 记者:“……” 一个在各大星际文明底层拾荒的地球人的创业史!
武唐攻略
作者: 府天
贼老天,你居然让我成了武则天的儿子! 呸,攻略我有,何惧武唐! 醉卧疏狂高歌,笑看美人红袖。 一时多少英豪,皆入吾之彀中。 五花马,千金裘,但求章台谋一醉,仗剑遥指蓬莱宫。
苗疆毒妃之蛊惑天下
作者: 火淼
白七七,现代佣兵界第一人,毒术超群,手指翻转间,定能见血封喉,杀人于无形。 白七七,南诏国丞相府嫡出三小姐,容貌奇丑,疯癫痴傻,最终受虐而亡。 一日魂归,灵魂交替,光芒潋滟,惊艳风华!她,再也不是那个她! 默默伪装,痴傻眼眸的背后,精光乍现。暗遇种种阴谋,她揍庶姐、扁姨娘,打皇后,给太后下毒,执剑血染尚书府,步步为营。 顶着痴傻的头衔在背后锻造势力,开酒楼,收人心,训练属于自己的神秘力量。 王朝被颠覆之时,她狂妄一笑,唇边喋血,之前伪装的痴傻不复存在,世人为之震撼。 美若谪仙的瑄王,无上的权势与光鲜的表面,诡异的毒病,有多少人想要致他于死地? 古老苗疆圣域,神秘的五毒圣教,奇妙的巫蛊之术,她的身上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? 皇室腐朽,江山岌岌可危,周边两大国妄图进犯,四面楚歌之际,且看她如何颠覆政朝,喋血沙场,用素手挑起一片盛世江山! ——意欲害人之心不曾有,人若欺我,我必毁之! ——前方若是黑暗,我便为她开辟一条光明之路,如此,便是倾尽天下,又有何妨? ◆小对白◆ 某日,月上柳梢,月明星稀。 一男子优雅侧卧与榻上,胸前肌肤坦露一片,眼波流转之间,颇具风情。 “你想干嘛?”某女脸部抽了抽,面无表情。 “想让你娶我。”某男说的一本正经。 “我是女人!”某女强调。 “哦,我竟忘了,如此不可,那你说应当如何?”某男眼底深处蕴含笑意。 “当然是你娶我!” “哦!”某男将声音拉长,意有所指,“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嫁我,那我便勉强将你娶了好了。” 迫不及待?勉强?某女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龟裂,她刚刚说了什么? ◆ 本文深情宠溺、一对一,男女主身心绝对干净!新文开坑求收藏求包养!你们的支持,是某淼的绝对动力!鞠躬! ◆
天使也修炼
作者: 三七雨林
天使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种族?天使到底身在何处?地球上到底有没有天使?天使吃不吃饭,拉不拉肚子,谈不谈恋爱,这一切的一切又是怎么样呢? 本着严谨的科学态度,必须要真实的了解情况,为了让大家的各种需求,我和编辑大大决定在众多作者中挑选一个穿越,是的又是穿越,又见穿越。。。 所以我们升起祭坛,杀鸡,宰牛,祭
斛珠夫人
作者: 萧如瑟
帝国兴衰与倾城红颜的绝世传奇:斛珠夫人 天与地无边无际的绵绵飞雪里,他于她身后挽圆弓弩,那一箭她不躲不避,不闪不藏,眼睁睁看她射出,这一往无回的命运,从此,永失幸福。 从她决定作他儿子开始就已注定她要被卷入宫廷的斗争中去,虽然他极力地保护着她,可是他对帝旭的一份忠心亦是让他无法把她带离是非之地。 他一生只为三个人,他的两个义子,还有帝旭。他把自己的生命与帝旭紧密的系拢,无怨无悔地做着他的柏奚,一意维护着他,纵使他把他珍爱的女子弄得遍体鳞伤,他亦没有忤逆他的意愿,他代他承受一切身体上的身上的伤害,直到流尽体内最后一滴血耗掉身上最后一丝力。 他的两个义子.濯缨,由他一手策划,让他回到了自己的族地,成了独步蛮族的枭雄.而身边的海市,他很想一如既往地留她在身旁,可以在她著装困难时轻绕至她身后为她束装,而她则享受着如木偶般地任他摆弄着,感受着他的手无意触碰脸颊时的暖意,然而他却并不认为自己有能力保护她,惟有把她送到一个有足够权利保护她的人身边.于是他又策划了那场幸福.海市唯一一次轻近他,是得到他要和她联婚的消息后,她赶回帝都闯进他的房间,愠怒地追问他,而当她听到他的话后,纵使知道不太真实,也还是贪想着那突如其来的幸福.“我也该任性一回了。”他不顾外来者依旧轻揽着她的腰和肩,让疲惫和病中的她安心的睡去,在睡梦中,她都幸福的握着他温凉的手,却不知若睁开眼便会瞧见他眼中的疼惜 凄凉与不舍。“皇帝也好,蛮族也罢,这些东西我都不怕,只要你身边始终有我,只有我,那便很好了。”她眼中的波光潋滟而温软,令他胸中有如冰与炭杂错填堵。在战场上决断如铁的她决定更胜男儿,在他身边时却时时只当自己是孩子,一味沉溺于眼前的幸福。而他唯一能为她做的,只是伸出手去,亲手毁弃这短暂如泡影的幸福。 在杂乱的人群中,她看向他,像是感应到了她的视线,他转回头来,匆促地往人丛里投去一瞥,她望着他清癯的敛容,终于稍稍安定了心神,自他将七岁的她抱到肩头那一刻起,她已认定这熙熙攘攘之间,惟有他堪为依靠,即使他是这样冷漠自持的人,心中有她一席之地,她也觉得心足。母鹰从天而降的刹那,她蓦然回头看他,而他也正向她张开了弓,在外人看来,他只为解救部下,而她却隐隐明白了他要做什么,只要脚尖轻轻一踢,让胯下的座骑小跑数步,又或者是弯身藏匿于马腹,躲过这一箭亦不难。可是他是世间唯一能射伤她的射手,如果他要如此,她就不闪不避。就在这里,等待他亲手将她的人生葬送。箭离弩弓,自海市头顶擦过,长箭在半途撕开了她束发的锦绣幞巾,长发如一股深黑芬芳的泉水淌至腰间,华美得令旁人呼吸凝窒,在百官中,在旭帝面前,那张绝美容颜,嘴唇含着一丝震颤,一点点扩大 勾起,几欲溃散,却又终于艰难地拼凑起来,成为一个凄凉的微笑,那微笑的脸庞上,两行泪毫无预兆地划然落下,在冷冽的空气中散成冰晶,他坦然望着她,眉宇间浮起欣慰而悲凉的神色。 在帝旭把她带回宫的当晚,他独坐在房中,从黄昏至中宵,桌前摆放着早上吩咐厨房张罗的婚宴,还有那即将燃尽的金烛,仿佛在长夜秉烛,静待客来—虽然他亦明知那人永不会回来,是他亲手推开了她,而他却是只想让她存活下“恨我也罢,只要你活着,哪怕生不如死” 当他在帝旭面前把她从璧珠池中扶起时,他眼里,有一根细如发丝的弦逐渐绷紧,她那身上惨烈淤结的红 赫 白的伤让他的心抽搐般的疼痛起来,他那清明如水的双眸闪过一丝疼惜与悲凉就忽而恢复如初。当他为她穿好外衣准备离去时,却被海市牵住了他的袍襟,他知道她是多么希望他能抱起她远离这空白凄凉的境地,如同十年前的他把她抱离那绝望的困境一样,然而他只是把自己的衣襟从她手里一寸一寸抽回,然后转身离去,而她的灵魂也被一寸一寸从身体中抽走,剩下的是漠漠无尽的空白。 兵乱之际,两人天各一方,他身陷重围,却还念着要放她自由,至此她才知晓那枚他很久前赠送的扳指是他最珍贵之物,或许,这说明她在他心中还是有一些分量的罢。然而她却不知道,她就是他的全部,虽然他是帝旭身体的柏奚,可他也是他灵魂的柏奚呀。他在她身后强弩弓箭时,他是忍受着多么巨大的痛楚,他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帝旭带走,明了她的生命以后或许不会在受到伤害,又全然知晓她的灵魂早已被自己的那一箭射离了她的身躯,一切只为了她能继续存活下来,让他能感受到还有一个他关心的人也在呼吸同样的空气。 这一生,他是她心中一道长久不能愈合的伤,非死亡不能治愈,而她永远不会知道他是如何珍爱她,如射手珍爱自己的眼睛,如珠蚌珍爱双壳中唯一的明珠-他亦从来不需要她知道,他愿将自己躺平成路,送她去到平安宁静所在。 若是在他魂飞身灭之后,看到海市的皇儿手上那枚镶水绿琉璃金扳指,他那颗破碎不堪的心或许会得到少许安慰,原来那个心中一直深爱的人儿一刻也没有忘却过自己,这份深沉如海的情从来都不是他孤独一人的,他从来不会知道她永远的幸福就是能守在他身边,哪怕是死了。 然而,魂兮,梦兮,永失的幸福,一往无回。 www.txshuku.,Com 如果您也觉得《斛珠夫人》还不错的话请多多收藏,多多推荐哦!您还可以复制本书的网址分享给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们与他们一起分享!
科幻小说小说排行榜